郑州代孕网

  • 助君好孕91:孕妈妈如何纠正胎位不正
  • 代孕是否合法:早孕反应严重怎么办1
  • 七星试管代孕:深圳女性代孕多久早孕反应最严
  • 代孕前妻:分娩期孕妇腰痛是不是快生了
第53章我助孕了
来源:http://www.firstwg.com  日期:2019-11-13

  ?清晨,朱碧婷醒来发现喉咙疼痛难忍,还有些头昏脑胀,她无奈地摇摇头,都怪这几天这里的天气忽冷忽热,弄得她都快感冒了。

  家里又没有备用药,朱碧婷收拾好一切喝了杯温水就出了门,她是记得昨天老太千叮咛万嘱咐说她今天一定要去店里的,因为学生早已预约好了今天的蛋糕,必须由她亲自做。

  到了店里杨雪见她无精打采的样子,关心地问道:“姐,你没事吧?我看你脸色不太好啊?”

  朱碧婷其实是挺难受的,不过她不想让那些学生白白排队,也就勉强笑了下,“没事,就是好像有些感冒。”

  老太一听,转身帮朱碧婷沏了杯姜糖红茶水,递给朱碧婷,“如果不舒服就休息一天,我告诉那些顾客就行了。”

  朱碧婷很感动她们这样关心自己,手里握着那杯温热的红茶水,笑笑说:“没事,我可以。”

  喝完老太给的水,朱碧婷立刻投入到工作中,她想赶紧做完,然后回家休息,真是有些难受。

  可谁都没想到,她会晕倒,就在她把做好的慕斯递给杨雪再转身的时候,突然就倒了下去,没有一丝预兆,让杨雪吓得手足无措,手中的盘子也摔在了地上,老太赶过来扶住晕倒的朱碧婷,还算冷静地对一旁吓傻的杨雪开口:“傻丫头,快打急救电话!”

  杨雪这才慌乱地点点头,掏出手机打了电话。

  朔希文这一个多月以来从来没睡过一个安稳觉,他一直都是矛盾的,他会觉得自己对她太狠,又觉得自己不得不推开她,他舍不得她,放不开她,却在别人面前又不得不装作对她很无情很冷漠,可是,婷,你懂不懂,我做的这一切呢?

  现在的他都有些惧怕睡觉,一闭上眼脑海中浮现的都是她满脸泪痕的样子,让他心疼,痛彻心扉的感觉。

  虽然是关着灯,虽然月光很薄弱,病房里却还是一片白,朔希文躺在病床上偏头看向窗外的星空,璀璨耀眼,却不属于他。

  今天4月1号了,那么,他可不可以把他藏在心底的那句真心话说出来?哪怕,有人听到,他也可以说只是个愚人节的玩笑。

  “那天没有对你说出口的惊喜,其实是带你去看烟花,我只是想让我的婷快乐。如果,有一天我真的能重新站起来,你会不会给我一个机会让我重新追回你?婷,没有我陪着你的日子,一定要好好的。”

  没有我陪着你的日子,一定要好好的……

  仍然低沉却比原来多了些暗哑的嗓音回荡在病房,伴着他久久不肯离去。

  杨雪守着昏迷的朱碧婷不知如何是好,刚刚医生的话真是……哎呀!到底是好是坏啊?她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:“喂?”

  那边的声音有些沙哑,应该在睡觉。

  “哥,婷婷姐助孕了。”

  半晌没音,杨雪看了看手机,正在通话啊,她皱了秀眉把手机重新放回耳边,“喂?哥?你在听吗?”

  “嗯。”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一个字。

  “现在呢?要怎么办?”杨雪语气不满。在她眼里,爱就要在一起,既然两个人相爱为什么非要分隔两地饱受相思之苦?

  杨延有些力不从心地说:“等天亮我去医院试着说一下,不过可能性不大,阿文应该不会听。”说罢又嘱咐:“小雪,好好照顾她,一定要确保她和肚子里的孩子平安无事。”

  “你不说我也知道。”杨雪不客气地回道。

  杨延也不在意,他知道这丫头是在为朱碧婷抱不平了,可是,她又懂多少这其中的事情?仍然只是个不经世事的小丫头罢了。

  朱碧婷刚想睁开眼就听到杨雪对着手机那头叫了一声“哥”,她瞬间就想起了她在哪见过杨雪。

  她和朔希文结婚的时候,和杨雪有过一面之缘,只不过当时敬酒只是走个形式而已,就连婚礼她和朔希文一开始也只是当作一个任务完成,她怎么会刻意去记朔希文那边的亲友呢?

  等杨雪挂了电话她还在闭眼装睡,既然他们不想让她知道,那她就当做不知道好了,和原来一样相处,也未必不好,她现在最在意的,是宝宝。

  她助孕了,可惜,她也离婚了。

  半个小时后,她慢慢睁开眼,杨雪见状,都快喜极而泣了,“婷婷姐,你终于醒了!你知不知道你晕倒的时候快要吓死我了!”

  朱碧婷看着杨雪红红的眼眶,笑道:“傻丫头,我不是没事吗?”说完握住她的手,“好了,别难过了,不委屈了。”

  朱碧婷不说还好,一说杨雪更想哭,她心疼朱碧婷,这个大她三岁的姐姐,或者嫂子,已经经历尽了人生的坎坷。生离死别,一个不差的都经历过。

  一直没说话的老太这时戳了杨雪的脑袋一下,随即转向朱碧婷,有些怜惜地开口:“,你要当妈妈了。”

  朱碧婷其实是知道的,但此时还是有些激动和惊讶地问:“我要当妈妈了?”而后手抚上自己的小腹,笑着问:“我真的助孕了?”

  杨雪也平复了一下情绪,笑着开口:“是呀,婷婷姐要升级成为妈妈了呢!”

  朱碧婷笑着调侃:“今天可是愚人节,你们别忽悠我,我可是会当真的。”

  杨雪打了朱碧婷的手一下,嗔怪道:“谁这么无聊拿这种事忽悠你啊!”

  老太有些粗糙的手包裹住朱碧婷的,问她:“接下来想要怎么办?”

  朱碧婷略微沉吟,随后说:“和原来一样吧,每天去店里做蛋糕,晚上回家。”

  “可是,姐你助孕了啊,怎么能……”

  杨雪还没说完就被朱碧婷打断,她笑着拍了拍杨雪的手,以示安慰,“助孕也要适当的运动啊,况且要保持良好的心情,每天你们两个吵吵闹闹会让我心情很好,再说我现在才助孕几个月啊,想要待产还早着呢好吧!”

  “姐……”

  “没事,小雪,不要担心,现在有了宝宝,我会更加小心地照顾自己的,放心吧,我不会让自己有事。”她的手在自己的小腹上摩挲,轻轻开口:“你不会懂我多么珍惜这个孩子。”

  曾经因为我的疏忽失去了一个宝宝,这次,我会竭尽全力平安的让这个宝宝降落在世间。

  朱碧婷的嘴角勾起一抹浅笑,宝宝,以后有你在,妈妈不会孤单了。

  朱碧婷被送回家后休息了一下午,自己做了晚饭吃饱喝足后上网查了孕妇的注意事项,包括能吃什么,不应该吃什么,每天应该运动多长时间……

  每一条她都很认真地记在本子上,比如,不宜吃薯条,否则胎儿容易畸形;比如,不宜把手臂举高或者拿高处的东西,否则容易流产;再比如,孕妇前三个月最好不要喝咖啡或者茶,孕妇最好少吃冰淇淋之类的冰品或者冷饮……

  等她整理好孕妇的注意事项后,在下一页接着写给他:“2014年4月1号,第46天。朔希文,今天愚人节,可是我要告诉你的,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,我助孕了。你知道了之后是不是也会和我一样高兴呢?你是不是知道我自己在这里太孤单所以才让宝宝陪着我的?他的意外到来,让我突然有了很大的动力好好活下去,我不想再自怨自艾了,从现在起,我想控制自己的情绪,我想让宝宝感受到他有一个乐观的妈妈,我不想再经历一次失去的痛,这次,我会拼尽全力守护好我们的宝宝的。朔希文,谢谢你把他带给我,还有,第53章我助孕了我还是很爱你。早安。”

  朔希文自车祸后第一次进了康复训练室进行复健。

  金黄的阳光透过窗打在他乌黑浓密的短发上,给他本冷冽的气场增添了几分柔和之色。

  他的双手抓住身体两旁的扶手,闭上眼睛,深呼一口气,咬着嘴唇,使尽全身力气凭借臂力让自己站了起来,可是他却向前走不动一步,大腿以下的部分一点儿知觉都没有。

  一旁的护士说:“试试向前走,不要惧怕,一开始都比较难。”

  朔希文试了好多次,就是没办法控制,一点都移动不了,正巧这时杨延火急火燎地推门而进,“阿文,朱碧婷她……”

  杨延还没说完朔希文就摔倒了地上,他急忙过去和护士去扶瘫坐在地上的朔希文,朔希文却伸手阻止,“不要过来!”声音冷到了极点。

  “阿文……”

  “延,我有没有说过以后不要再在我面前提她?”

  杨延没说话,他就知道,阿文不会听他说下去的。

  不管了,再试一次,“可是她……”

  “她安全吗?”朔希文反问。

  “嗯。但是……”

  “既然安全就没什么好说的了。”

  再一次的打断让杨延彻底放弃,他是真的不要听到和朱碧婷有一点关系的话。

  朔希文就这样在地上坐着,眼神茫茫地看着地面,现在的他这样的狼狈,还好他的婷没有看到,不然她会难过死吧?婷,你看不到我现在的样子就不会为我难过对吧?不管在哪里,好好的。

  之后他试着自己抓着扶手起来,但是仍然走不动一步,整整一天,摔了不知道多少次,没有一点进展。

  除了靠臂力支撑自己的整个身体,腿根本就使不上一点儿力气,朔希文气极一拳砸在栏杆上,第二拳挥出去被杨延死死地制住,低声呵道:“你是不是连手都想废了?!”

  “现在废不废手还有区别吗?”朔希文忍着内心的狂躁冰着语气反问。

  杨延软了话语:“阿文,这才第一天,还有很长时间,慢慢来,第53章我助孕了康复训练本来就急不得。”

  朔希文不再说话,任由他们把他扶上轮椅,推到病房。

  康复训练第一天,不尽人意。


劲舞团紫光4.0 高铁票重号